<dd id="0jtn0"><track id="0jtn0"></track></dd>
  • <form id="0jtn0"><span id="0jtn0"><pre id="0jtn0"></pre></span></form>

      <th id="0jtn0"></th>
        <th id="0jtn0"></th>
      1. 逐夢在基層

        逐夢山東選調

        每到假期就進入“游戲模式” 關愛留守兒童有待

        來源:半月談    作者: 白明山 俞菀 周楠 吳    2019-05-06 22:17    瀏覽量:    
        字號:

        隨著社會各界對留守兒童關愛力度的加大,這一群體在生活、學習等方面狀況持續改善。但半月談記者近日在基層采訪也發現,留守兒童因缺乏父母陪伴,爺爺奶奶又過分溺愛、不善管教等,導致不少孩子出現心靈“空虛”問題,網絡游戲成為他們最好的“伙伴”。

        有人用“歸期不定、前路不明、何去何從”總結留守兒童的心理狀態。實際上,相比物質,成長中的孩子更需要來自父母的精神慰藉。

        據2018年度《中國留守兒童心靈狀況白皮書》調查,留守兒童的消極情緒,如煩亂、迷茫、憤怒與自卑感,要顯著高于非留守兒童。留守兒童面臨的最大問題并非經濟困難,而是長期與父母分隔兩地造成的心理問題。


        親情缺失,網游趁“虛”而入


        “自從爸媽去深圳后,每次回家我都很感慨,好像一切都失去了秩序。家里空蕩蕩的,堆滿了工具、臟衣服、亂七八糟的書籍;冰箱里飯菜都已發霉,死在碗柜下面的老鼠還等人將它埋葬……”

        這是貴州一名留守兒童寫的日記。

        根據民政部2018年的統計數據,全國共有農村留守兒童697萬余人。從監護情況看,96%的農村留守兒童由祖父母或者外祖父母照顧,4%的農村留守兒童由其他親戚朋友監護。從區域分布看,四川農村留守兒童規模最大,其次為安徽、湖南、河南、江西、湖北和貴州,此7省的農村留守兒童總數占全國總數的69.7%。

        記者在基層采訪發現,留守兒童常常與留守老人相伴。“出門一把鎖、進門一盞燈”,是他們生活的寫照。一放假,留守兒童沒有了學校老師的管束,父母又遠在外地務工無暇照顧,手機便成為他們最好的“伙伴”——刷視頻、打游戲、網聊占據了留守兒童們絕大部分時間。

        手機本是外出務工的父母方便與孩子聯系、增強情感交流的工具。但有些留守中小學生玩起游戲就愛不釋手,父母打來電話說不了幾句話就想掛斷。

        每到假期就進入了他們的“游戲模式”——早晨賴在床上組隊“推塔”,中午匆匆扒幾口飯又去“吃雞”,夜里兩三點還在“鞍刀咆哮”……即便在困得手機要砸臉的時候,也要“血戰到底”。





        政策相對完善,落實存在“梗阻”


        近幾年,留守兒童問題越來越受到國家重視。

        2016年2月,國務院發布《關于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的意見》,對完善農村留守兒童關愛服務體系、建立健全留守兒童救助保護機制等問題做出細則規定。2017年,民政部聯合五部門印發了《關于在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中發揮社會工作專業人才作用的指導意見》,為支持社會工作專業人才參與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提供政策支持。

        基層表示,現在國家的政策比較完善,難點在于政策與落地之間存在斷層,關愛服務工作存在不少共性問題。

        ——各地各部門對留守人員關愛重視程度不一。有的地方領導認為留守人員較少、問題不突出。有的認為抓經濟是硬道理,從思想深處把它擱在一邊。在一些地方,關愛工作處于群團、社會組織“自拉自唱”的境地。

        ——現狀分析不夠,任務重點不突出。雖然各地開展了大量的關愛工作,也有不少好經驗、好做法,但從整體來看,對于“重點是什么”“到底如何抓”等認識不夠。有的雖然問題看準了,但抓的力度不夠大。

        ——關愛服務碎片化,缺少合力。現在做留守人員關愛服務工作的單位不少,政府部門有民政、教育等部門,群團單位有婦聯、團委等單位,社會團體有老年協會、關工委等團體,此外還有不少公益組織。從政協民主監督的調查結果來看,這些機構統籌協調不夠,關愛服務一陣子、點狀式和碎片化現象比較多。

        ——社會服務隊伍亟須提高綜合素質和專業水準。志愿者隊伍人員組成復雜,許多人缺乏專業化、職業化能力,規范化指導水平不高,導致一些關愛行動收效甚微。





        關愛更需人性化、精細化


        中央提出,要對農村貧困家庭幼兒特別是留守兒童給予特殊關愛,探索建立貧困地區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

        留守兒童不僅面臨如何長大的成長問題,還有如何發展的教育問題、如何謀生的社會問題,需要不斷完善相關工作機制和措施,加強管理和服務。隨著脫貧攻堅持續推進,要給予留守兒童更多關愛,讓扶貧政策的落實更加人性化、精細化,讓貧困家庭孩子感受到黨和政府的溫暖。

        河北省邯鄲市肥鄉區毛演堡鄉卜寨村村委會主任劉衛昌認為,應構建起社會、家庭、學校、司法四位一體的協同保護體系,關愛、保護農村留守兒童。進一步深化未成年人保護法的宣傳教育,以村和學校為單位,建立留守兒童成長檔案制度、結對幫扶制度、監護人培訓制度、定期親情交流制度、特別關愛制度和安全保障制度等。

        “探索啟動‘代理家長’工作,確保每一名留守兒童都能夠得到及時幫扶。建議政府有關部門,在農村學校開設留守兒童與父母溝通的免費視頻連線小屋,在一定程度上消除留守兒童心理上的孤單。”劉衛昌說。


        責任編輯:tongpeng610

        評論

        ×
        織夢二維碼生成器
        性插图,白肤大奶气质白领丽人约啪,骚萝莉AV,俺去也俺去啦最新地址电影网